印度警察盘查防疫禁令执行情况 违反者当街打屁股


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地方,在死亡病例统计口径上,德国和意大利也不相同。德国没有将无法确定是否由新冠病毒致死的病例统计在内,也没有将确诊前就已经死亡的病患统计在内。德国医院通常不像意大利那样进行验尸测试。因此这些死亡数据也就不会被统计在内。

此外,在意大利推广全面检测还受到政治因素的干预。在疫情暴发初期,伦巴第大区曾要求在北部实施全面大范围检测和追踪,但遭到政治立场不同的中央政府反对。

大量检测也是另一个逐渐控制疫情的国家——韩国的“制胜秘诀”。韩国在疫情期间开设了近600个检测站,检测了超过25万人,每天的检测能力在1.5万左右,这也是韩国被认为能够迅速控制住疫情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德国目前是欧洲检测能力最强的国家。德国医生协会估计,该国每天可进行约1.2万次病毒测试。在过去几周,德国已经进行了超过20万例病毒检测。

悉心服务“老外”居家观察。通讯员 陈昱汝供图

街道主动走访南京经开区,先后走进8家外资企业,询问企业外籍员工返宁情况,征求企业服务需求。很快,街道成立了由4个分管领导带队的外籍人士工作组,每个组配一名翻译、一名医生、一名街道中层干部,还抽调了36名网格员、社区工作人员专门做好“一对一”服务保障。疫情期间高校暂停返校,原本可以从高校聘请翻译的“小事”变成了“头疼事”,街道四处求援,内部“挖潜”,终于配齐了翻译。

“我该怎么说?你们的参与和支持简直是完美,使我在隔离期间尽可能地舒适,我看不到需要改进的地方。”3月12日下午,解除居家观察的一名德国公司外籍员工家属,通过微信向郝智慧表达了谢意。家住香溪月园的达尼娅是一家国际学校的董事,结束居家观察后,她主动表态:“学校还没开学,我会好几国语言,有需要我做翻译的随时告诉我。”

最后,相当重要的一个因素,德国雄厚的医疗力量,也可作为低死亡率的一种可能解释。

意大利则不同。深受地中海文明影响的意大利人热情外向,喜欢群聚社交活动。“意大利是典型的老年社会,老年人都是‘社交狂’ ,见面喜欢行贴面礼。而且意大利人尚亲情,很多人三代同住,这些都助长了病毒传播。”张作风说。

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3月26日发布的最新一版欧洲疫情评估报告中指出,对德国、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新冠肺炎疫情数据初步分析显示,这些国家中60岁及以上患者的死亡风险和死亡人数都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迅速增加。在住院病例中,15%的病例患有严重基础疾病,其中老年人的病死率更高。